明贤法师修白骨观可以对治贪欲 却不能太极端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日期:2015年08月29日   共有人阅读本文】

收藏此文 【字体: 】 【 】【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闷缋砣绶ǖ刈呷松砥龅墓斓溃恢路⑸侍——这其实是一个基本的调心方式。

为什么循身观只检查几个部位是否放松便能让气脉归位?按修行的道理讲,需要理解一个重要原理:气就是念头。

平常说的“呼吸”,书本上讲是进出的气,但我告诉你,实际它就是念头。“气”便是念头,念头粗大气就急促,念头细小气就轻和。

内在来讲,就像佛的自受用身一样,对于人的“自受用”而言,气就是念头;对于“他受用”、身表以外的形式而言,气有一些进出,是流动性的物质。

明白这个道理便会发现:四念住的修行实际是调整气脉,调整气脉实际又是在调整心念。原来它是一个调心的方式,这一调心的方式很简单:循身观,从上到下了解自己,从内向外了解自己,这便是自我调节的方式。有对内在血管、骨肉的调节方式,有对外在皮肤、腠理的调理方式。总而言之,白骨观之类的观法都是利用这一原理。

释迦牟尼佛指导一群修行者修习白骨观时,眼看白骨观即将修成。大家坐下来一循身,生理的骨架包括手脚的骨质便都出来了。

这绝不是联想,而是内观所得。因为平日的执著,才使得人们了解色彩的方式必须要通过眼球,但是当一个人进行内在的循身观,有了一定基础之后,眼根便逐渐开始脱离对眼球的依靠,一些内在景象便浮现出来了:发现内脏很清楚,骨骼也很清楚……

一旦内观到了骨架的程度,便开始从观念上彻底改变对社会、对自我价值的理解。一开始还能有一些贪心,还能有几个朋友;等到发现自己原来就是这样一种状况时,便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了——这群人开始厌世。

由此可以知道:人对自我的支撑,完全在乎观察的深入程度、对于自我的了解程度。对自我了解到一个比较和谐的程度,便觉得生活很有希望;对自我了解到一个极其严苛的程度,或是了解到骨架、骨髓、皮肤里或是血肉细胞的程度,就开始想要放弃生命了。

他们过激地单方面热衷白骨观,观出了骨架,观出了头盖骨、脚趾骨……而且一旦观出,睁着眼睛有这些,闭着眼睛还是这些,醒着是它,睡着了还是它(真正修行一定是如此,只要一用功,便一定会延续)——这便称为“内障”。

出现内障后,有人考虑:“还是去问一下佛吧!看佛怎么讲,佛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另外一些人说:“问佛干吗?人生如此地无意义,原来身体就是这样一些四大的杂烩。为什么还要它呢?为什么受苦负累而不尽快处理掉它?”这样一说,便有很多人附和:“好!那我们集体来吧!”于是走到悬崖边跳下去自杀。

释迦牟尼佛看到这么多人自杀,便派阿难尊者与其他弟子立刻赶到那儿将剩余的人召集回来,告诫说:“你们的白骨观即将要修成功,紧接着修下一步,便可获得果位。”于是大家按佛的教授修慈心观。

慈心观是观什么呢?坐着修行时,观想母亲,观想那些在生命中慈善柔和的形象,以产生慈悲心。

已经具备白骨观成就的人,观照能力极强。观照母亲时,观想从生他、养他到逐渐长大的过程,一作慈心观,母亲的形象便出现,白天晚上挥之不去,这样也很难过。观到母亲如此辛劳,很多人孝子心切:“佛啊,我就不出家了吧?回去孝敬母亲吧!”这也有问题,于是佛接下来让大家观“舍”,将所有观的功德回向于“舍”。不管她有多么慈悲,也要逐渐地远离。因为世间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无常的,是苦的。

依此方式观修,很快便舍离了对于这种境界的深入,也舍离了对于那种境界的深入,最终证得阿罗汉果,之后便没有观念上的反复,没有了对于人生价值理解的危险。

关键字:法师,白骨,可以,对治,贪欲,却不,却不能,不能,太极

责任编辑:admin

๑۞๑ -→下一篇文章:星云大师七月不是鬼月 而是“报恩月”“孝道月”
๑۞๑ -→上一篇文章:济群法师我们想要成佛 必须从菩萨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