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和十世班禅的忘年之交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15年07月29日   共有人阅读本文】

收藏此文 【字体: 】 【 】【

新中国成立后,习仲勋无论在地方还是在中央工作期间,都曾将很大的精力倾注于党的统一战线和民族宗教工作,为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全面正确地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习仲勋结交的大批党外朋友和知名人士中,十世班禅是很具代表性的一位。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到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习仲勋与班禅结下了深厚友情。习仲勋比班禅年长25岁,堪称忘年之交。

新中国成立情初结

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俗名贡布才旦,1938年2月19日出生在青海省循化县,后被确认为九世班禅转世灵童。1949年8月10日在青海塔尔寺举行坐床大典,正式成为活佛。9月5日青海解放,不满12岁的班禅,毅然留在了大陆。

青海解放后,班禅即派人同中共方面接洽。当时习仲勋担任西北局第三书记兼西北军区政委,同班禅方面建立了联系。

习仲勋第一次与班禅会面是在1951年4月中旬,那时班禅率领班禅堪布会议厅官员赴京途经西安,习仲勋作为西北局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主要负责人,到机场迎接。班禅走下飞机时,一个眉清目秀、和善聪慧、举止文雅、彬彬有礼的英俊藏族少年活佛形象出现在习仲勋的眼前。在飞机舷梯下,班禅紧紧握住习仲勋的手,心情激动地说:“我们是专程去北京向毛主席致敬的!我要把藏族人民对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良好祝愿亲口转达给毛主席。”在当晚欢迎会上,班禅表示坚决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决心与西藏各界爱国人士一道为西藏的解放和藏族人民的团结努力奋斗。班禅的爱国热情和坦诚豪爽的性格给习仲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天习仲勋把他接到西北局大院自己家中,班禅与习仲勋的大儿子习富平同龄,两人很快就玩到一块。

4月27日,班禅率领的致敬团到达北京。此前的4月22日,十四世达赖喇嘛派出的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全权代表的和谈代表到达北京。

经过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李维汉等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的多次谈判,在达赖喇嘛、班禅的积极响应和努力下,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于1951年5月23日在北京签字。

1951年12月15日,班禅自青海西宁返藏前夕,习仲勋受中央委托,代表毛泽东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专程赴西宁为他送行。班禅及班禅堪布会议厅派了喇嘛仪仗队欢迎习仲勋。在西宁各族各界1000多人士参加的欢迎大会上,班禅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激动地说:“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与中国各兄弟民族的热诚帮助,西藏和平解放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返回西藏亦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只有同祖国各兄弟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西藏民族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别的道路是没有的。”班禅这段话情真意切。他的前世即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由于同十三世达赖喇嘛失和,被迫离开西藏,长期流落内地达26年,直到圆寂时也没能回到西藏。如今,返藏的愿望终于由十世班禅实现了,他的高兴、激动是很自然的。

这次见面,习仲勋和班禅进行了深入而友好的交谈。习仲勋说:你回西藏后不要急,要照顾全局,首先要做好藏族内部的团结,这样西藏各方面的工作才有希望。习仲勋还根据中央的精神,向我党派去陪同班禅进藏的负责同志交代了做好西藏工作的意见。分别之际,班禅很动感情,他紧握着习仲勋的手说:“习书记,我一定不辜负党中央、毛主席和西北局的重托,不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努力做好民族团结工作……”

1952年4月28日,班禅抵达拉萨。自那以后到1962年,习仲勋受中央委托,一直负责同班禅联系,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在北京的每年春节,班禅只要在京,习仲勋全家必有一天是和他在一起度过的。

历经坎坷情可贵

十世班禅性格刚直豪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一点习仲勋十分了解,而且认为非常难得。正是由于有这样的了解,习仲勋对他一直是坦诚相待,以心换心。习仲勋常对他说:“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为了国家的统一和团结,我们两个人什么话都可以说,我有错误你批评,你有错误我批评,实事求是。”

西藏和平解放后,班禅十分关心西藏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积极拥护西藏的民主改革。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为了维护封建农奴制度,反对民主改革,公然撕毁17条协议,发动了全面的武装叛乱。鉴于这种情况,国务院下令解散了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委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任命班禅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并确定边平叛边改革的方针。

西藏地区民主改革后期,出现了一些“左”的偏向和不切合实际的做法,一些地区的藏民有比较大的抵触情绪,向班禅反映了不少意见。班禅也对一些汉族干部的工作作风很不满意,到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毛泽东、周恩来和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等同志都分别听取了班禅的意见。毛泽东称赞班禅敢于讲真话的好作风,并对他提出的一些好意见给予了肯定和鼓励。

这期间,中央派国家民委副主任杨静仁去西藏调查。1961年1月,邓小平在听取了杨静仁的汇报后,指示西藏民主改革后要防“左”、防急,并且确定西藏稳定发展、5年不办合作社的方针。此后,班禅回西藏主持工作,并到其他藏区视察。1962年5月,他向国务院呈送了一份《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系统地提出了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工作的批评和建议,全文合计7万多字,被称为《七万言书》。报告共分8个部分:关于平叛斗争;关于民主改革;关于农牧业生产和群众生活;关于统一战线;关于民主集中制;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关于宗教;关于民族工作。报告比较系统地、直言不讳地分析藏区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重大失误及其原因,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也提出了改进的意见和建议。

党中央、国务院对此十分重视,认为班禅的大部分意见和建议是好的,但也有一些话是过头的。习仲勋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受周恩来的委托多次去看望班禅并同他交谈。班禅火气很大,也说了一些激烈的话。习仲勋充分肯定了他敢于向党直言不讳地提意见的可贵精神,同时劝他不要动气,不要说气话。对习仲勋的劝说,班禅消了气后说:“你讲的我接受,你从小看着我长大,从一开始就帮助我,你是代表党的,作为个人又是朋友。你是为我好,我感激,但有些不该说的气话已经说出去了,我今后注意就是了。但我说明,我是真心为党好的。”

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下,经过李维汉、习仲勋等同班禅反复交换意见,最终形成了旨在西藏工作中纠“左”防急的4个文件,并报经国务院批准。遗憾的是,在1962年秋的八届十中全会后,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倾向在全党开始蔓延,有些人认为《七万言书》是“农奴主夺无产阶级专政的权”,是一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纲领”。班禅和李维汉等,包括习仲勋在内,都因此被批判。再加上受小说《刘志丹》案的影响,习仲勋也陷入沉冤。从此他和班禅的交往中断了十几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习仲勋和班禅的冤案都得以平反。老友重逢再相见,感慨万千。班禅见到习仲勋时很不安地说:“因为我的《七万言书》,把你给连累了,真对不起。”习仲勋对他说:“这不是谁连累谁的问题,我们都受到了锻炼和考验,增长了见识,党对你是了解的。”

劫后相交情更浓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十世班禅坚决拥护党中央关于拨乱反正的决策,积极协助党中央落实民族宗教方面的各项政策。党中央对班禅也给予充分的信任。

1980年底,习仲勋从广东回到中央后又分管民族、宗教、统战等工作,先后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等职。班禅此时也肩负着国家领导人和宗教领袖的双重重任。尽管他们在这一时期各自担负的任务更繁重,工作更繁忙。但是,他们见面交往的时间并没有减少,坦诚相见的习惯一如既往。

每当班禅视察、出国和进行其他重大活动时,习仲勋总是劝告他:一要注意身体、安全;二遇事要冷静、不要动气。班禅每次回来总是来找习仲勋谈谈心,什么话都谈。习仲勋对他在工作中取得的每一次成绩和进步都由衷地感动高兴,对他的工作也大力地给予支持。

1982年的一部电影《少林寺》,使千年古刹少林寺雄风重振。自1984年4月少林寺开始独立经营,门票权和寺院的管理权都交给了僧人,仅当年门票就有不少的收入。少林寺的门票收入对于偏僻的农业小县登封县来说是个巨大的收入,地方政府自然不大情愿。县里成立了嵩山管理局,把少林寺交给嵩山管理局管理。班禅对此事提出了强烈批评,他甚至在少林寺僧人的上访材料上写下“就这件事闹到底,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撒手”的激烈字眼。与此同时,班禅还向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提出要亲自去少林寺走一趟,查看实情。少林寺僧人的上访材料很快转到了分管宗教事务的习仲勋手上,习仲勋看到班禅发这么大的火,立即指出:“抓政策落实,精神可嘉,但不要火气太大”,“少林寺由僧尼管理为宜”,“如拖着不办,再派大员去查明原因何在?或请大师亲临督促”。最后这件事得到妥善解决。

习仲勋还十分注重帮助班禅从政治上提高,多次向他指出:“你是国家领导人,又是宗教领袖,双重身份要把位子摆对。无论讲话还是视察活动,都要按照政治第一、宗教第二的原则行事。”同时,他还耐心地劝说班禅要研究历史,加强政治学习和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提高政治素质和文化素养,才能适应形势的发展,适应所担任职务的要求,做好工作,为国家,为民族作出更大的贡献。这种真诚的帮助,对班禅政治上日趋成熟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班禅对此深有感触,多次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仲勋同志对我的关怀和教育真是无微不至,每次听到他的谈话,都使我对问题的认识提高一步。他真是我的师长,又是诚挚的朋友。”

1989年1月9日,班禅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西藏日喀则市扎什伦布寺,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禅大师遗体合葬灵塔祀殿——班禅东陵札什南捷开光典礼。“文革”期间,五世至九世班禅灵塔遭到严重破坏,无法一一恢复。1982年,十世班禅请示中央修一座合葬灵塔祀殿,中央很快予以批准。该塔由十世班禅亲自主持修建。此次进藏也是十世班禅最后一次进藏。

临行之前,班禅专程到习仲勋家辞行。习仲勋看他胖得走路都不方便,提醒他说,你可不能太胖了,太胖对心脏不好。班禅笑着说,习书记,我这是专门养的老佛爷形象,藏族僧众看到我瘦了不好。习仲勋说,你老佛爷形象也得符合医疗保健啊。习仲勋还告诫班禅:“这个季节西藏缺氧严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性急,要劳逸结合。”班禅说:“开光典礼办完,便遂了我最大的心愿,死了也瞑目。”习仲勋手挽着班禅的手说:“佛不要你走,马克思也不要你走。”

班禅到达拉萨的第二天,就去参拜大昭寺。14日,又驱车300公里赶到日喀则。22日,他主持了5个小时的开光典礼。接着他还召开一系列的座谈会,并不顾连日劳累,为数万名信徒摸顶祝福。终因辛劳过度,于28日晨突发心肌梗塞,虽经多方紧急救治,终究抢救无效,不幸于当晚在他的新宫德虔格桑普彰圆寂,享年51岁。

噩耗传来,习仲勋非常震惊,无比悲痛。2月20日,他在《人民日报》著文《深切怀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大师》,在文中他痛感“我失去了一位合作共事40个春秋的知心朋友”。


关键字:

责任编辑:admin

๑۞๑ -→下一篇文章:六祖惠能真身文革惨遭开膛 习仲勋下死令保护
๑۞๑ -→上一篇文章:佛源老和尚和习主席的父亲_习仲勋秘密保护、恢复了六祖惠能真身舍利的感人故事